老李,您走好

3月23号凌晨5点,正想起来上厕所,看了手机。虽然早有准备但还是哭了,Eve被我吵醒,问我怎么了,我说李光耀过世了,她哦了声,催促我再睡一会。

早上八点起床,打开Channel 8,看着李总理的演讲,打给老妈说李光耀过世了,放下电话,我又哭了。应该是他最艰难的一次演讲。

早上八点半,没什么心情上班,也怕在同事面前按耐不住情绪,还在犹豫要不要去公司。Eve穿了黑色衣服准备上班,问我穿得怎样,我说不错,她走前我们拥抱了下,我又哭了。

早上九点躺在沙发上,打开公司电脑,发了些邮件,在微信上update下,想着呆在家里更难受,决定还是去公司。

早上十点,先在Old Airport Road的咖啡店叫了云吞面和Kopi Siewdai,边吃,边刷刷手机,看看Facebook,Twitter上的updates。

十点半,上了30号巴士,扫描了下周围的人,和平时一样,大家没什么表情。

十一点到公司,电梯播着Channel News Asia的update,同电梯的老外也盯着看。

进了办公室,有意避开同事,先去找IT想把刚买的iPhone6 byod一下,IT说要老板批准,罢。没和同事打招呼就回到座位。

发了whatsapp给小B说今晚没心情去健身,Fitness First的卡今天不用换,他回了叫我开心点,我没回复。

尝试上悼念网站,发些悼念语,发不出。继续处理邮件,把下午会取消。

十二点,上海来的尹宏亮lync了我下,说他在新加坡,可以和北京来的Jennifer一块吃饭。我马上答应,正好可以不用和新加坡同事吃饭,避开话题。选择了泰国餐,

餐馆里,我们嘻嘻哈哈,八卦,瞎聊,我轻扫描了周围,大家也是嘻嘻哈哈。

下午一点半吃完回到座位,开始写些ppt,和Edina讨论印尼媒体投放和网站的问题。Celeste lync我说她听说我哭了,我说是,寒暄几句。

看了calendar,晚上有concall,但不想外国同事问起,就发给美国老板Denise说晚上没心情参加concall。然后又看了看Facebook的update,眼里又流下来,隐约擦掉,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去厕所。看到Caroline在位置上,我知道她也很难过。

下午五点半,想要准时下班,Melissa临时说要和vendor讨论budget问题,马上concall,我说好。Concall上把vendor说了一顿后。打给Eve说晚上我去Old Airport打包。

傍晚下午六点,上了30号巴士,坐在二楼的座位,想脑袋空一下,玩了下2046,没破纪录。看了个远在欧洲的新加坡旧同事在Facebook update 说Feeling Homesick,车上眼泪又流了下来。

傍晚六点半到站,Old Airport Road Market在清洗没开,打给Eve,她说不如她打包,我说好啊,然后回家。

七点前到家,打开Channel News Asia,看看老李的事迹。半小时后,Eve打包回来,四美的肉圆米粉汤,不错。吃完继续看电视,查了下去尼泊尔的事宜,刷刷Facebook。

接着收到Denise的邮件说you can take as long as you want to mourn.. Take care. I can’t imagine how Singaporean are feeling now (大意)。我又哭了。

晚上十点半,Eve说早点睡,也催促我早睡,躺在床上,睡不着,又上网看看各国媒体对老李的报道。还是睡不着。

凌晨两点,更新博客。

老李,我小时候,我爸是这样称呼你的。老李,您走好。

岛的儿子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